叶丙成:比国际观更严重的问题

2020年06月24日 16:26 现代无人
叶丙成:比国际观更严重的问题

最近因为有十一位国中生被抽样被问希特勒,有三人不知希特勒哪国人。一时间蔚为话题,学者与众人感叹台湾学子「国际观」不够。

在讨论这问题严重与否前,我先分享一个我在演讲中常做的观察。在过去的三百多场演讲中,我常会在演讲当中问听众:

「有听过 MOOC 的请举手?」

如果我的演讲对象是学生或是年轻一点的听众,举手比例大概有三成到五成之间。如果我的演讲对象是中年以上的听众,举手比例则是大幅下降,通常不到一成。

「有听过全世界最重要的群募平台 Kickstarter 的请举手?」

在这个问题上,中年以上的听众,举手人数常是零或只有一两位。

「有听过全世界最大直播平台 Twitch 的请举手?」

这问题. 就更不用问了.

在这个经济全球化程度如此高的时代,我们没有办法避免被其他国家新兴的创新、文化、活动所影响。

台湾的发展之所以面临瓶颈,我认为不是我们的年轻人知不知道希特勒、拿破仑是哪国人。我认为最大的问题,是目前掌握资源的中年以上的世代,对于世界创新的趋势完全无法掌握,甚至是根本上的漠视。

当有权分配资源的世代,对世界创新趋势如此的无感时,台湾年轻人要怎幺能跟得上世界的脚步?在台湾有许多很有想法的创新团队,在台湾得不到资源的支持,被迫出走国外找资源。这是谁的问题呢?公司掌权的主管没有远见,看不到新趋势,让年轻员工志不得伸。长期以来政府施政,资源错置,每每耽误民间创新无法跟上世界的脚步。

再回过来说,一个国中生要怎幺认识希特勒?大部份还是靠背课本才记得。这样靠死背而来的知识就算有,又如何?我们该在意的不是学生知道希特勒与否,而是我们的教育是否有教会我们的学生对于二次大战的意义跟影响;甚而是我们的教育有没有让我们的学生对历史充满兴趣,而不是整天在课本画古人下半身骑重机车。

很有可能那几位不懂希特勒的学生,其实也不懂一元二次方程式怎幺解,因为教育没有燃起他的学习动机。这是个教育问题,并不单纯是有无国际观的问题。

话说回来,如果我们在路上随意抽问十一位五十岁以上的阿桑,问他们 Adele 是谁?或是问水树奈奈是谁,会有多少人知道答案呢?

到底不知道希特勒比较严重,还是不知道 Adele 比较严重呢?希特勒早已不出现在我们的身边资讯,但 Adele 的歌声却是常常被听到。如果日常生活到处都会出现的资讯都无法掌握,那是否可以开地图砲说,「阿桑们掌握新资讯的能力都很差」吗?阿桑们听了会服气吗?

不,当然不行。我们台湾还是有很多的阿桑还是很优秀的啊!不要乱开地图砲啦!!

啊,你说阿桑不知道什幺叫地图砲 啊这…Sorry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最火资讯

景气.美中贸易战升温 台经院预估製造业景气全年黄蓝灯财

景气.美中贸易战升温 台经院预估製造业景气全年黄蓝灯财

107年整体及各类别製造业景气灯号。   图:台经院 / 提供 台经院今 (31) 日更新「107年

景气.领先指标露曙光 景气走缓或有机会改善财经

景气.领先指标露曙光 景气走缓或有机会改善财经

国发会公布3月景气对策信号续亮黄蓝灯,但领先指标回升,让趋缓的景气有机会可以改善。   图/国发会网

景气复甦带动企业信心 2成3看好第二季营运、6成欲徵才

景气复甦带动企业信心 2成3看好第二季营运、6成欲徵才

随着景气复甦,有超过2成3的企业认为2018年第二季的营运会比去年更好。   图:1111人力银行/